湖蕩水質從劣Ⅴ類升至Ⅱ類,實現了由污泥濁水向綠洲秀水轉變,昔日商品魚基地正蝶變為未來科學城——

銀杏·天鵝湖新生記

發布日期:2020-09-06 08:47 信息來源:嘉興日報 瀏覽次數:

  微風吹過,銀杏·天鵝湖微波蕩漾,幾只白鷺正在水面上翻飛翱翔,不遠處,綠樹、天鵝、碧水相互映襯,一幅美麗的濕地畫卷徐徐展開。

  昨天,正在園區里開小火車的司機孫學瑜,又送走了一批參觀者。只要一想起,每天都能在如詩如畫的美景中工作,他的心里便樂開了花!

  距此不遠的麟湖濕地公園里,周寶金和老伴正散著步。愜意的生活,讓他不由想起曾經“水上漂”的日子。

  此時,在油車港鎮農民畫創作基地,張金泉正在精心構思,前段時間的采風,讓他動了心思,準備畫一幅反映銀杏·天鵝湖新生的農民畫,參展第八屆秀洲·中國農民畫藝術節。

  作為生于斯長于斯的水鄉人,他們見證了銀杏·天鵝湖的歲月變遷,也對它的美好未來滿懷憧憬。

  “南官蕩三年不抓魚,搖船櫓板都能碰到魚”

  ——曾經熱鬧的商品魚基地

  在南官蕩(銀杏·天鵝湖前身)不遠的地方,有一個圣堂港,是嘉興地區特有的造船小村,其造船技藝在江南水鄉頗具代表性。張金泉就成長于這里的造船世家,造船曾是他最引以為傲的手藝。

  彼時的南官蕩湖水清清魚兒肥,水面上到處可見各式漁船。張金泉至今依然記得當時流傳的一句俗語:“南官蕩三年不抓魚,搖船櫓板都能碰到魚。”

  在孫學瑜的回憶中,那也是水鄉人最歡樂的時光。一到夏天,孩童們放學歸來,水里嬉戲之余,一扎猛子,總能撈起肥美的河蚌解解饞。晚上,河埠頭的水里放下一個竹籃,清晨,除了一籃螺螄外,往往還能逮到一兩條笨魚。

  盡管如此,對于水里討生活的漁民而言,日子依然不好過。1975年,外遷過來的周寶金加入了原棲真水產大隊,這在附近算得上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大漁村”。每天天蒙蒙亮,河面上還氤氳著潮濕的水汽,漁民們就要駕著漁船外出捕魚賣魚。但一年忙活下來,幾乎沒什么收成。

  1981年,為了解決漁民的生計問題,當時的棲真公社黨委研究決定,對南官蕩圍湖填塘,由棲真公社養魚場和水產大隊共同開挖,最終在1985年建立了南官蕩商品魚基地。這對于漁民們而言,無疑是吃下了一顆定心丸。

  漁民分塘到戶后,魚塘畝產量顯著上升,從最初的250公斤左右猛增至最高時的1500公斤左右。這不但解決了漁民溫飽問題,破除了魚米之鄉吃魚難的怪圈,還遠銷到杭州、上海乃至東北三省的一些大城市,大幅提高了當地漁民的經濟收入。

  南官蕩商品魚基地的建成,也讓張金泉修船、造船的生意火爆起來。眼瞅著大有可為,張金泉便在1990年開辦了自己的船廠,除了漁船外,還能制造運輸船等各式船只,生意一度十分紅火。

  從事農民畫創作后,張金泉曾畫過一幅名為《扦魚》的農民畫,“這幅畫反映了當時熱鬧的捕魚場景,當漁網快圍攏時,成千上百條魚上躥下跳,水花滿天讓人睜不開眼,這種喜悅的場面真是令人難忘。”

  “如果再不改變,魚塘的承包費都收不上了”

  ——環境壓力下的艱難抉擇

  從湖水清清魚兒肥到濁水死魚漂一片,其實并沒有經過多少年。

  隨著經濟效益提升,整個商品魚基地開始無序發展,湖面被分割成了大大小小86個魚塘。塘中殘餌堆積、水生生物排泄物代謝導致底泥淤積嚴重,加之岸邊一個個家庭工業作坊開始涌現,污水的排入導致水質迅速惡化。

  1993年,30歲不到的孫學瑜,看著村民靠織機發了財,便果斷購買了四臺織機,“剛開始,沒覺得這個會有污染,但水質變差卻是實打實的事情,雖然采取了一些治污措施,但效果并不明顯。”

  “基地建立前幾年,大家的收成確實不錯,但死魚出現后,一下子就不行了,如果再不改變,魚塘的承包費都收不上了,我實在覺得心中有愧,就不想干了。”1994年開始擔任水產大隊負責人的周寶金,不得已在1999年4月提出了辭職。

  回憶往事,周寶金依然有著刻骨銘心的痛。黝黑的臉龐,深深的印痕以及粗糙的雙手,都在敘述著那些年的不容易。辭職后的周寶金做過羊毛衫生意,也養過蝦,但一到夜里,捕魚的場景常在夢中出現。

  此時的張金泉,也來到了人生的十字路口。商品魚基地的沒落以及水泥船等船只的出現,船廠開始走下坡路,到了1995年,基本關停。

  2000年后,恢復湖蕩原有面貌、推動水環境治理的呼聲開始引起重視。2005年,針對噴水織機的廢水治理拉開帷幕。2014年,為切實解決養殖尾水污染問題,增強水體凈化功能,油車港鎮黨委政府決定實施退漁還湖,投入1億元安置332戶漁民上岸。

  彼時,周寶金分到了兩套房,面積共241平方米。他將其中一套給了兒子,自己和老伴則住進了另外一套。

  看著昔日的湖蕩又要回來了,孫學瑜主動關停了自家的4臺織機,“問題在河里,根子在岸上,我不想再做這個行當了。”

  通過實施清淤、整治、綠化、生態修復四大工程,南官蕩水質從劣Ⅴ類升至Ⅱ類,“水在城中,綠在城中”的水鄉美景得以重現,更吸引了白鷺、野鴨等野生水棲鳥類來此繁衍生息,其中屬國家二級重點保護野生動物就有6種。

  “在綠色裂變基礎上實現創新裂變”

  ——可持續發展的未來之路

  江南水鄉,美麗的湖蕩是寶貴的資源,其最大的價值在于生態。

  站在經過綜合整治后的南官蕩岸邊,看著靜謐的湖面,清水蕩漾,波光粼粼,敏實集團創始人秦榮華心動了。

  2016年,敏實集團決定出資在油車港鎮打造生態旅游度假區。經過協商,幾方一拍即合,由敏實集團出資新成立的嘉興靈糧生態農業有限公司負責開發天鵝湖生態文化旅游項目,并于2017年獲評浙江省重大產業項目。

  項目總投資1億美元,以生態綠色為前提,利用原有天然湖蕩優勢,引種3萬余株銀杏,建設環湖小火車道、紅梅景觀長堤及田園民宿等特色項目,致力打造集濕地保護、生態涵養、農業觀光、文化體驗、休閑度假為一體的4A級生態主題旅游景區。

  聽到項目簽約落地的喜訊后,周寶金高興地和老伴說,當時的抉擇那么艱難,現在看來是對的。

  關停造船廠后,張金泉參加了農民畫創作培訓,因為創作需要,他時刻關注著銀杏·天鵝湖項目及油車港鎮的點滴變化。此前,他還和其余11位農民畫家共同完成了一幅長達11米的農民畫——《麟湖新城》,將江南水鄉的新變化靈動地展現在了畫面上,讓人眼前一亮。

  起初,銀杏·天鵝湖只是定位為一座生態旅游公園,后經多次探討,打造天鵝湖未來科學城的設想逐步成熟。今年4月26日,天鵝湖未來科學城揭開面紗,已經應聘為園區司機的孫學瑜在當天開起了小火車。如今,看著自家的農房正在改造成為精品民宿,他對項目的未來有了更多期待。

  作為嘉興深度參與長三角科創一體化發展的謀篇布局及秀洲區建設秀水新區南城核心板塊的重要標志,天鵝湖未來科學城將逐步建成為世界級企業總部基地,成為“生活、工作、科技一體化”的未來城市樣板區。目前,已與敏實集團汽車電子、華為公司等一批國際知名企業達成合作。

  8月14日,時任浙江省委書記車俊在嘉興調研時,對這個項目實現由污泥濁水向綠洲秀水轉變給予贊賞,要求充分發揮長三角生態綠色一體化發展示范區規劃協調區的優勢,“在綠色裂變基礎上實現創新裂變”。

  遠眺銀杏·天鵝湖,湖水明亮如鏡。風景之上,科技創新賦能之路與自然美景完美交織。未來已來,風光無限!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尊龙d88 - d88尊龙人生就是一博